提出自动驾驶的人,一定经历过堵车

2020-11-21

堵!堵!木栅!

图文:拐子

编辑:颜覃

8天长假过去了,大家是不是还在难忘假期看过的风景和不吃过的美食?是不是期待着祖国母亲再过个农历生日?

当你们回味这些幸福时,我还沉浸于在假日的交通堵塞噩梦中。笔者1号自驾回老家,某导航软件预估的11个小时路程,生生开了20多个小时才到。直到一深圳回来的老乡说开了36个小时,我的内心才得到些许平衡。当然这还不是最惨的,据上海的朋友说道,国庆从上海市区到崇明岛,竟然也木栅了32个小时!

中国目前有15万公里的高速公路,位列世界第一,汽车保有量却不及美国,为什么还是会这么堵呢?

交通堵塞的根本原因

当别人在高速上踢毽子、遛狗、吃饭,甚至钓鱼时,笔者却受困在驾驶座中思考“为什么不会交通堵塞”这个世纪难题。在高速公路往返近40个小时的思维后,以笔者平庸的学识总结出了两点原因。

一种就是像上海-崇明这种,车流量超过了公路的负荷造成的交通堵塞。出于防疫市场需求,上海很多企事业单位和学校都明确提出了国庆无法离沪的要求,那么很多上海人想要出去“浪”,崇明岛就成了唯一的自由选择。所有车都挤在长江隧桥上,能不木栅吗?

再往大点看,胡焕庸线以东,这片36%的国土面积上,却居住着我国90%以上的人口。其中又以长江中下游平原和沿海地区的人口密度仅次于,当长假来临,来这些地区农民工的人纷纷自驾回老家,必然也会超过部分公路的负荷。据数据显示,假期首日浙江高速公路出口车流量就超过了357余万辆,这已经超过了上汽大众和上汽标准化一年的销量。

另一种拥堵则是因为频繁的变道。笔者观察了自驾途中几处严重交通堵塞的路段,无外乎两种情况,一是前方发生了车祸,二是前方有服务区。比如从上海到杭州这一百多公里,笔者就发现了3起追尾,分别造成了几公里到十几公里的拥堵。为避免事故车辆,大家不能纷纷向通畅的那个车道并线,而变道势必会导致后方车辆减速。“变道-滑行-变道-减速”如此恶性循环,于是车速就越来越快了。

服务区也是同样的道理,入服务区的要向右边变道,出有服务区的要向左边变道。车流量不大时,这种影响还不明显,而车流量大到一定程度时,这种“变道-减速-变道-滑行”的恶性循环则会带来非常相当严重的拥堵。而且在拥堵路段时,笔者发现快车道往往是速度最快的。或许正是因为慢车道有大货车,变道较少,反而整个车道的速度更慢。

怀念ACC和TJA,但更向往V2X

第一种拥堵更多是疫情引发的类似情况,正常情况下我国高速公路的负荷能力已经有很大提升了。要告诉2004年时,我国的高速公路仅有4万公里,10来年的时间能超过现在的规模实属容易。而且现在高速公路增加了很多区县级的出入口,这也大大提高了整个高速公路系统的“排洪”能力。

第二种拥堵,其实通过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是可以有效避免的。笔者作为一名汽车媒体从业者,平时试驾过不少车型,特别是近两年试驾的车型很多都开始配有自动驾驶辅助功能。虽然从实际体验来看,各家的表现良莠不齐,笔者也都是怀着猎奇的心态来体验。可当你堵过一次20小时候后,你就会找到,这些功能觉得是太有必要了!堵车最怕的不是堵成停车场,而是那种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木栅,只需一两个小时你就会找到,TJA交通拥堵辅助不是缓解疲劳的,简直就是救命的!

而ACC自适应巡航不仅能减轻长途自驾的疲惫,也能提高整个高速公路的运行效率。前文提及,拥堵是因为频繁变道,那变道又是什么原因?实在前车开得慢嘛!如果未来ACC功能得到普及,一是整个高速公路上的平均速度上去了,二是减少了车辆变道的次数,三是其带的主动制动器功能也能大幅减少追尾事故的再次发生。

当然,想构建更通畅的路况,V2X技术也是必不可少的。通过车辆之间的互联,车辆与公路设施的互联,我们可以更精准的辨别车与车之间的距离,更精确的知道前方路况信息。利用大数据,还能为我们实时规划最优的路线,如今这种“预估11小时,实际开20多小时”的情况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写在最后

当然,自动驾驶技术想全面普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笔者指出,我们应当对从事自动驾驶研究的人们提出更高的拒绝,并给与更多的鼓励。更高的拒绝,在于自动驾驶技术牵涉到人身安全,马虎不得;更多的鼓励,在于可信的自动驾驶技术显然是可以减少交通事故的风险,并提高交通运营的效率。哪怕每年只能帮我们省下一二十个小时,用这时间去陪陪家人、吃不吃美食,不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