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损3.37亿元金杯汽车或再迎退市风险【汽车时代网】

2020-11-27

【编者按】在刚刚完结的成都国际车展上,华晨金杯携同旗下三个品牌11款车型亮相,主推中华V3及2017款华颂7(参配、图片、询价) 。不过,资本市场更为关心的却是另一个品牌:为构建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5个月的金杯汽车(600609.SH)终于迎来睽违已久的复牌。

8月23日,金杯汽车公告称之为,公司已对《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根本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及摘要进行了相应的补足和完备,并按照上海证券交易所印发的《关于对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信息披露的面谈函》拒绝,对问题展开了逐一核查、落实并逐项认真回复。

对于资产重组的进展,金杯汽车涉及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回应:“仍在大力进行中,预计在年内完成股权转让工作。”

不过,对于金杯汽车的这一动作,市场并不买账。8月23日早盘,金杯汽车股价开盘后便刷蓝,没能躲过补跌,股价跌幅一度超过了10.02%。截至收盘,金杯汽车股价报7.32元,跌9.41%。8月23日、24日和25日连续三个交易日,金杯汽车收盘价跌幅背离值累计多达20%,收盘股价6.61元。

陷于巨盈

这家自2017年3月20日因根本性资产重组事宜停牌的公司,8月23日晚间发布中期业绩报告。数据表明,金杯汽车2017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25.80亿元,同比快速增长10.19%,汽车整车行业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75.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37亿元,同比下降671.87%,汽车整车行业平均值净利润增长率为78.56%。

实际上,纵观金杯汽车近几年的财报不难发现,整车生产的主业已经遭遇困境。

根据记者对2007年到2016年十个会计年度的统计,金杯汽车有四个会计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简单相乘十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总额为亏损5.38亿元。而在这十年中,金杯汽车取得的政府补贴高达4.72亿元。其中,2016年金杯汽车净利润亏损2.08亿元,亏损超过7年以来的最高值。今年上半年,这一纪录再次被超越。

金杯汽车认为,“主要是整车经营亏损和因整车产品排放标准由国四升级到国五计提资产减值打算所致。”数据显示,1~7月,金杯汽车整车生产11086辆,同比下降 13.76%,销售 11330辆,同比上升 17.47%。

除连年亏损外,金杯汽车的债务开销也在持续加剧。财报表明,金杯汽车在2013~2016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0.16%、92.89%、92.99%和94.13%。截至2017年3月底,金杯汽车总资产为123.66亿元,总负债为119.11亿元,负债率高达96.32%,超过历年来最低水平,面临资不抵债的艰难处境。

“自身产品与技术水平提高不足,市场竞争激化、东北地区经济低迷,以及汽车行业的技术升级带来的挑战,多重因素变换,造成金杯汽车寸步难行。”汽车行业资深观察员钟师指出。

剥离重组

为了优化公司业务结构,提升上市公司的资产质量,金杯汽车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自2017年3月20日开始停盘,至2017年6月19日,透露了《金杯汽车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金杯汽车拟将直接和间接持有人的金杯车辆100%股权转让给沈阳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本次交易完成后,金杯汽车上市公司不再持有人金杯车辆股权,挤压整车生产业务。沈阳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人金杯汽车 24.38%股权,系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7月3日,金杯汽车发布公告称之为,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的面谈函。预案披露,因历史原因,自2005年起,公司工商登记的实际掌控人为沈阳市国资委,潜在的最终实际控制人为辽宁省国资委,公司控制权实际上正处于权属不明的状态,本次预案能否进一步前进存在根本性不确定性。问询函拒绝上市公司补充透露:本次重组需要遵守的明确审批程序,包括国资审核、契约并购豁免等;解决目前实际控制人问题拟采行的具体措施及后续安排等。

问询函还牵涉到要求金杯汽车解释否不会对关联方形成重大倚赖、资产作价、交易对方并购资金来源等问题。

对此,金杯汽车8月23日公布恢复公告对此作出了详细解释,为解决问题金杯汽车的潜在实际掌控人问题,华晨集团将与其下属的金杯汽控展开内部协商和交流,并将尽快与工业国有公司、金圣集团、汽车股权公司协商并达成协议一致意见,因应并促成华晨集团依法通过国有产权出让/无偿划转等方式转让汽车资产公司、新的金杯投资100%的股权。

目前的情况是,沈阳市国资委以及辽宁省国资委均对金杯股权转让事宜不予赞同。在辽宁省国资委显然,本次根本性资产重组是华晨集团国企改革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推展辽宁省汽车工业发展的一项关键措施。已完成本次根本性资产重组,将有效地前进上市公司的发展,对地方经济给予有力的反对。

而由于金杯汽车整车业务的下滑,近年来上市公司经营业绩早已对其关联方华晨宝马形成倚赖。自2003年至今,金杯汽车下属子公司沈阳金杯金杯江森汽车内饰件有限公司(以下全称“金杯江森”)向华晨宝马销售汽车零部件产品,还包括宝马门板、仪表板、内饰、座椅项目。

最近五年(2012年至 2016 年)金杯江森对华晨宝马的关联方销售收入分别为 8.19亿元、11.21亿元、16.1亿元、15.59亿万元、21.14亿元,呈强大增长趋势。2016年,金杯汽车营业总收入48.01亿元,同比增长3.52%。由此可见,金杯汽车向华晨宝马的零部件出售业务收入已经接近全年收入的一半,且沦为主要增长来源。

此次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后,金杯将几乎剥离整车生产业务,集中于资源发展汽车零部件制造和销售业务。在多位分析师看来,金杯汽车这是通过将不良资产挤压到华晨集团母公司,仅留下盈利性较强的优质项目,可以“美化”财务报表,进而提高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

“金杯汽车今年必须盈利,否则退市风险又将经常出现,这对已经保壳多年的金杯汽车来说,是不愿意看到的。”一位汽车行业证券分析师如是说。

挤压整车业务后金杯汽车能否大步前行,目前尚不得而知。但也有业内人士回应,旗下子公司经营不善导致亏损的情况其实也是整个金杯集团的通病,因此“出售不良资产”实际上只是治标不治本,能否救出金杯汽车脱困还有待考验。